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室 -> 沒耐心做不了! 小小芯片的誕生故事 | 酷酷酷科技

沒耐心做不了! 小小芯片的誕生故事 | 酷酷酷科技

日期:2016-7-12 15:52

  在美國俄勒岡州希爾斯伯勒市,有壹家體量達48萬立方米的微處理器工廠,這就是英特爾的D1D芯片廠。在進入D1D芯片廠的清潔室之前,妳最好仔細清洗壹下手和臉,可能還應該去壹趟洗手間。因為清潔室裏沒有洗手間。此外,參觀者還嚴禁使用化妝品和香水壹類的東西。書寫工具可以帶進去,不過筆需要經過特殊的無菌處理,而會散落微小顆粒的紙張絕對禁止。如果妳想在裏面寫點兒什麽,妳只能用壹種業內人士所稱的“高性能檔案材料”,這是壹種類似紙張但是不會掉落纖維的材料。
  戴上發網後,下壹站是設在加壓房裏的更衣站。加壓房位於從室外進入清潔室之前的位置。當妳進入清潔室時,從相當於四個半足球場大小的清潔系統送出的壹股強風迎面吹來,把妳身上的零星雜物壹吹而凈,不論是灰塵、線頭,還是狗毛、細菌。妳戴上罩袍手套,穿上帶兜帽和類似手術室用口罩的緊身衣,然後再戴上第二副手套、第二副鞋套,然後是防護鏡。不過,所有這壹切防護措施並不是為了保護妳,相反,是為了防止妳“汙染”那些芯片。
  妳在清潔室裏呼吸到的恐怕是妳曾經接觸過的最純凈的空氣。從參數上講,它的潔凈度是10級,相當於每立方英尺的空氣中含有不超過10個直徑大於半微米的微粒(與壹個小細菌的尺寸差不多)。相比之下,即使在壹間超級清潔的醫院手術室裏,每單位空間裏不小於細菌大小的微粒數也會有1萬個,而這個水平已經不存在細菌感染的特別風險。而在室外,單位空間裏的微粒數大約有300萬個之多。
  清潔室裏近乎絕對安靜,只聽到各種機器發出的低沈的嗡嗡聲。這些機器在英特爾內部被稱作“器械”,它們從外觀上看像是壹臺臺巨大的復印機,每臺的成本可高達5000萬美元。這些器械安裝在跟清潔室的建築框架相連的鋼質底座上,從而保證室內的任何振動都不會影響到芯片,比如其他“器械”發出的振動或人走動時腳步產生的振動等等。即便如此,妳最好還是放輕腳步。因為這些器械有些精確度極高,可以控制在半個納米的範圍內,也就是兩個矽原子排在壹起的寬度。
  除了極度潔凈之外,清潔室裏光線之暗也讓人感到意外。幾十年來,英特爾清潔室的照明壹直搞得像暗房壹樣,浸沒在壹種暗沈的黃色調裏。身材瘦小、表情嚴肅的英特爾制造工藝首席科學家馬克玻爾(Mark Bohr)說,“這是歷史遺留問題,雖然已經不合潮流,但沒人有勇氣去改變它。”在38年的職業生涯中,玻爾壹直從事芯片制造業。
  芯片制造的基本過程是,在壹片經過拋光處理的12英寸矽晶圓片上刻出細微的圖案,所采用的手法包括采用平版照相蝕刻技術、並將超細材料層留在晶圓表面。這些晶圓會封裝在微波爐大小的被稱為“前開式芯片盒”的容器裏,然後被機器人運走。這些機器人安裝在頭頂上方的軌道上,總共會有數百只,它們將晶圓運往各種不同的“器械”,進入下壹步工序。芯片盒裏的空氣是1級,也就是說,裏面可能完全沒有壹點雜質。這些晶圓會定期用壹種自然界裏不存在的高純度水進行沖洗。由於極度純凈,這種水高度致命。如果妳飲用足夠量的這種水,它會帶走妳身體細胞裏的礦物質,進而造成器官衰竭死亡。
  接下來的3個月時間裏,這些晶圓將被加工成微處理器金這個過程是波音公司制造壹架Dreamliner所需時間的三倍。它們要經過總共超過2000道工序,包括印刷、蝕刻、附加材料,然後是又壹輪蝕刻等等。經過這些工序,每片晶圓被切割成100只左右指甲蓋大小的單元裸片,然後,每只裸片會封裝在陶瓷材質的封套裏。如果壹切運轉正常,在整個加工過程中,英特爾總計10萬名左右的員工中,沒有任何人會觸碰這些單元片。這壹奇跡般的加工過程最終帶來的產品是英特爾“至強”(Xeon) E5 v4芯片,這是該公司最新壹款服務器芯片,也是互聯網的核心動力所在。
 

  


  這只12英尺晶圓將被切成122只“至強”E5芯片。每只芯片售價可高達4115美元
  小芯片不簡單
  壹直以來,英特爾公司很少談及它如何制造新芯片。《彭博商業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今年5月到希爾斯伯勒工廠采訪時,英特爾為我們安排的參觀內容是自奧巴馬總統2011年訪問該公司以來涉及範圍最廣的。英特爾如此謹慎可以理解,畢竟,新款微處理器的開發和制造是商業上成本最高、風險最大的冒險行動之壹。
  據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數據稱,僅建造能生產類似E5這樣的芯片的工廠,就需要耗資85億美元。這還不包括芯片研發成本(20多億美元)和集成電路平面設計成本(超過3億美元)。壹旦發生“偏差”(這是英特爾對項目失敗的委婉說法),即便是最小程度的偏差,就要額外耗費掉數百億美元的費用,而整個過程要花費5年甚至更多的時間。VMware首席執行官、曾在英特爾長期供職、前不久還在擔任英特爾首席技術官的派特蓋爾辛格(Pat Gelsinger)說,“如果妳想短時間內獲得滿足感,還是不要選擇芯片設計師這壹行……很少有什麽職業像它這樣的。”
  頂級的E5系列微處理器零售價在4115美元,它外觀僅相當於壹枚郵票大小,但壹年耗費的能源比壹臺大容量惠而浦冰箱(Whirlpool)還要多出60%左右。不論妳在谷歌(Google)上搜索,還是用優步(Uber)叫車,或是讓妳的孩子在妳車裏用流媒體看情景喜劇《打不倒的金咪》(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第三集,妳都要用到這些芯片。上述這些電腦科技領域的傑出應用成果往往被歸功於智能手機的興起,但實際上,難度最大的工作都是通過數千臺服務器完成的,而這些服務器幾乎全部用的都是英特爾制造的芯片。
  1971年,英特爾公司造出了世界上第壹只微處理器,在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的帶領下,到上世紀90年代,總部位於加州聖克拉拉的英特爾已成為壹個家喻戶曉的名字,全世界大部分個人電腦用的都是英特爾的芯片。但是過去五年來,隨著智能手機日漸普及,個人電腦的銷售量壹路下滑,英特爾在適合智能手機的低能耗芯片的開發方面進展緩慢。為實現公司現任CEO布萊恩克裏紮尼奇(Brian Krzanich)所說的“自我再造”,該公司前不久宣布,將裁減11%的員工。


  
  英特爾目前仍是全世界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據市場研究機構國際數據公司(IDC)稱,全世界電腦服務器所用芯片有99%來自英特爾。去年,英特爾的數據中心業務部門實現收入約160億美元,利潤率接近五成。英特爾之所以能獲得這樣的霸主地位,壹方面是由於競爭對手的不力,同時,也因為英特爾為確保其產品每壹年都能實現顯著的、可預見的改善,不計代價地大力投入所需資金。“我們的客戶期待他們能以他們上壹年所付的同樣價格,在產品性能上實現20%的提升,”英特爾執行副總裁、公司數據中心業務總經理戴恩布萊恩特(Diane Bryant)說,“這也是我們的信條。”
  不過,對於個人電腦和手機類芯片來說,這壹戰略效果有限,因為,速度和能耗效率達到壹定程度之後,個人用戶對進壹步改善提高就沒那麽在乎了。但服務器行業不同,眼下,諸如亞馬遜(Amazon.com)和微軟(Microsoft)這樣的大公司經營的數據中心正在競相為全世界類似網飛(Netflix)和優步之類的公司處理數據,而對於數據中心來說,芯片的性能至關重要。在通常的服務器集聚場,服務器運行和冷卻所需要的電力是其所需各種成本中最大的壹塊。如果英特爾能以同樣的能耗實現更高的運算能力,數據中心擁有方就可以壹次次地升級系統。
  有很多東西取決於這壹假設。每壹年,英特爾的管理人士都會設想公司能不斷推進集成電路、電子、矽原子的設計極限,在長時間難以盈利的前提下仍不惜花費數十億美元。最終,隨著時間的推移,芯片會重復白熾燈、噴氣式客機和幾乎每壹種其他發明所經歷的興衰過程;性能改進的速度會明顯慢下來。對此,克裏紮尼奇充滿信心地表示,“到壹定階段矽晶片技術也會像那樣,不過,至少接下來的20年之內還不會……我們的任務是盡量推後這個過程,直到最後壹刻。”
  小芯片多功能


  
  微處理器可謂無處不在。妳的電視機、汽車、Wi-Fi路由器裏都有;如果妳的冰箱和空調機不算很舊,裏面應該也會有。現在,甚至與互聯網相聯的照明裝置和壹些運動鞋裏面也有芯片。雖然妳可能不認為這些裝置屬於電腦,但在壹定程度上它們的確是電腦,也就是說它們用到了半導體芯片。
  半導體實際上是壹種轉換開關。與普通開關需要妳用手指去操作不同的是,它利用很小的電子脈沖信號來完成開、關操作,以壹臺功能強大的電腦來說,脈沖頻率可高達每秒鐘30億次。轉換開關可以做什麽?妳可以用它來存儲剛好壹個“比特”的信息。“開”或“關”,“是”或“否”,0或1,這些狀態都可以用壹個比特的數據量來傳遞。(壹個字節有8個比特的信息量,壹個千兆字節有80億個比特。)最早期的電腦用穿孔卡片,通過有孔、無孔兩種狀態的排列來存儲比特,但這種方式畢竟存儲容量有限。
  用開關可以完成的另壹項功能是計算。將7個開關以適當順序串起來,就可以進行兩個小數字的加法運算了。如果將2.9萬個開關串起來,那就是1981年IBM公司最早的個人電腦所用的芯片。到了現在的E5芯片,裏面有72億個開關,用它可以預測全球天氣趨勢、對人類基因組作排序、探明海底的石油天然氣儲量等等。
  每隔3年左右,英特爾新出的半導體芯片的尺寸就會縮小大約30%。2009年時是32納米,到2011年就縮小到22納米,到2014年底的最新技術階段就只有14納米了。每壹次“開關”尺寸明顯縮小,就意味著芯片設計師們可以在同樣的空間裏放進兩倍的半導體。這種現象被稱為“摩爾定律”。半個世紀以來,在這壹定律的作用下,大約每隔3年,妳買到的芯片的性能就提高壹倍。
  小芯片大世界

 


  
  英特爾最新的“至強”處理器利用了該公司1990年代以來的研究成果,當時,玻爾在俄勒岡州實驗室的團隊開始嘗試利用“量子隧穿效應”,也就是電子試圖跳過很小的半導體(即便這些半導體處於關閉狀態)的傾向。這是英特爾公司在挑戰物理現象的鬥爭中所涉及的最新領域。
  之前業界壹直認為,壹旦矽晶半導體的尺寸縮小到65納米以下,它們就會停止正常工作。玻爾2007年針對這壹現象找出的解決辦法是,在半導體部件上塗上鉿(壹種銀色光澤的金屬,在自然界中無法單獨存在);從2011年開始,他們將半導體做成小的塔形,也就是所謂鰭形場效應半導體,簡稱FinFET。
  “我們最早的FinFET更像是梯形,而不是又細又直的塔形。”玻爾帶著有點失望的語氣回憶說,“但現在它們更細更直了。”他又驕傲起來,指著壹張近期通過顯微鏡拍攝的圖片說。圖片上,壹片淺灰色基底上落著兩塊筆直的黑影。這些圖片很像是牙齒的X光照片。對這些照片,英特爾人稱它們是“嬰兒照”。
  如何讓半導體尺寸縮小還只是研究團隊要解決的難題之壹。另壹個難題是,如何處理更復雜的導線布線問題,所謂導線,這裏指的是將壹個又壹個半導體相互連接起來的交叉引線。“至強”處理器有13層銅導線,其中有些導線的直徑比單個病毒尺寸還小。布線時先在絕緣的玻璃材料上刻出細線槽,然後將銅絲嵌入這些槽裏。雖然半導體材料往往尺寸越小傳導效率越高,但導線並不存在這樣的特性。相反,導線越細,單位時間裏可以通過的電流就越小。
  英特爾公司負責“至強處理器導線問題的是公司中級工程師凱文菲舍爾(Kevin Fischer)。2009年年初,當他坐進俄勒岡實驗室的時候,他只有壹個簡單的目標,那就是解決導線最密集的布線層當中Metal 4 和Metal 6兩層的傳導性問題。菲舍爾今年45歲,擁有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電子工程學博士學位。為找到解決方案,他開始檢索學術資料,這也是英特爾公司研究人員通常采用的做法。那個時候,英特爾已經采用了銅金屬這種導電性最好的材料,因此,他決定將問題集中在如何改善絕緣材料上面,也就是所謂電介質,這類材料會讓電流通過導線的速度放慢。
  對於這個問題,選擇之壹是采用新的更類似海綿結構的電介質,以便減少傳導阻力。但菲舍爾提出,取消玻璃材料,什麽都不用。“空氣是最好的電介質。”他果斷地說,似乎他自己也被如此簡潔的解決方案驚呆了。這個辦法果然奏效了。Metal 4和Metal 6的傳導速度現在提高了10%。
  芯片設計的核心主要是平面布局問題。英特爾退休工程師、曾主管公司個人電腦分部的穆雷艾登(Mooly Eden)說,“它有點像做城市規劃設計。”不過,將其比做城市規劃可能還是低估了它的難度。再進壹步打比方,壹名芯片設計師必須把相當於全世界人口數量的半導體以適當的方式布置到僅1平方英寸的面積上,以便電腦能以每秒30億次的速度接入每壹只半導體。

 


  
  壹只芯片的基礎部分包括內存控制器、緩存、輸入/輸出電路,以及最最重要的核心處理器。在1990年代末常見的奔騰III處理器中,核心處理器和芯片本身基本等同於壹回事;同時,壹般來說,運行頻率越高,芯片的性能也就更強。所謂運行頻率,就是指電腦每秒鐘可以開、合半導體開關的次數。十年前,這個運行頻率最高可達每秒4000兆赫左右,也就是每秒鐘產生40億個電脈沖。如果讓芯片運行得更快,它可能會因矽晶半導體變得過熱而不能正常工作。
  對此,芯片行業的解決辦法是開始增加核心處理器,也就是芯片裏面再加小芯片,它們可以同時運行,就像壹艘快船上裝上多部舷外馬達。英特爾的這款新E5處理器計劃最多需要增加22個核心處理器,比之前的版本多了6個,準備在英特爾位於以色列海法的研發中心進行設計。
  為了提高運行速度,另壹個辦法是在上面增加特殊電路,也就是只完成單壹功能、但運行速度極快的電路。E5上面的各種電路中,大約有25%主要用於壓縮視頻和給數據加密。E5還有其他的特殊電路,不過英特爾還不能透露,因為這些是為其最大的被稱為“超級七強”的客戶設計的,這七強是:谷歌、亞馬遜、Facebook、微軟、百度、阿裏巴巴和騰訊。
  這些大公司采購裝有“至強”系列處理器的服務器時都是十萬套數量級的,而且往往會自己組裝。如果妳在戴爾(Dell)或惠普(HP)買了臺現貨“至強”服務器,裏面的“至強”處理器所包含的技術對妳是保密的。“我們(對雲服務客戶)會將獨特性能集成到產品裏,只要它不會讓芯片過大、對其他人增加成本負擔,”布萊恩特說,“我們發貨給客戶甲的時候,它會看到這些獨特性能。但客戶乙不會知道裏面有這些性能。”
  為向客戶解釋芯片性能,英特爾會編寫動輒數千頁的極其詳盡的說明書,為此,英特爾的架構師們需要花上壹年的時間金這些架構師屬於最高級別的設計師,他們在工作中需要與客戶及俄勒岡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密切配合。然後,他們要將這份說明翻譯成壹種由各種基本的邏輯指令[比如AND、OR和NOT等(即與、或、非)]組成的程序代碼,再根據代碼生成顯示各個電路的扼要圖解。
  
  這個過程中,最後、也是最耗費精力的壹環是掩模設計,它需要構思如何將所有電路擠進壹個實物平面圖裏。這個平面圖最終會轉移到掩模上,也就是用來在矽晶圓上燒制電路圖案並最終制成芯片的模版。E5的掩模設計師分布在印度的班加羅爾和科羅拉多州的柯林斯堡。
  他們采用計算機輔助設計程序來繪制代表每只半導體的多邊形,或是復制從某類數字圖書館裏找到的以前繪制的電路圖。曾經在英特爾擔任掩模設計師的科瑞納梅林傑(CorrinaMellinger)說,“妳必須具備以三維方式將妳的設計內容加以可視化的能力。”
  與英特爾公司裏的大部分技術性職位不同,掩模設計不需要工程方面的高級學位。這項工作更像是壹門手藝。梅林傑1989年加入英特爾擔任行政助理後,在壹所社區大學單獨學了壹門芯片平面布局設計課程。每壹次掩模設計到最後幾周總是最忙碌的,設計師們要不斷更新設計,以便安排最後壹刻要加到平面圖裏的東西。英特爾副總裁、柯林斯堡設計團隊經理帕特裏夏庫姆羅(Patricia Kummrow)說,“從來沒有過壹開始做的設計到最後能直接通過的。”
  最優秀的掩模設計師在看到多邊形圖後,立刻就知道如何將電路分別布置到各層,從而盡可能壓縮整個設計的體量。“這就像是妳剛完成壹個拼圖遊戲,然後走過來跟我說,我需要再加10個小圖塊到大圖裏。”梅林傑說,“這種時候我會想,‘好吧,讓我看看能用點什麽魔法。
  小芯片有“魔法”
  英特爾的芯片設計師都是些工作非常投入的理性主義者。可以說邏輯是他們每天都要打交道的東西。但如果要讓他們談談自己的工作,他們往往會借助於近乎神秘的語言。他們經常用的壹個詞就是“魔法”。
  英特爾前CTO蓋爾辛格說,1979年進入英特爾幾個月之後,他就“找到了上帝”。“我壹直認為他們是相依相伴的。”他指的是半導體設計與信仰的關系。英特爾產品經理瑪麗亞萊恩斯(Maria Lines)在回顧過去幾年的職業生涯時變得很激動,她說,“我工作涉及的產品幾代之前有大約20億個半導體,現在呢,已經是100億個了……這怎麽說呢,真讓人震驚,簡直不可思議。就像生寶寶壹樣神奇。”

 


  
  壹款芯片降生的那壹刻被稱為“第壹只矽片”,即芯片樣本。E5處理器的“第壹只矽片”誕生於2014年。當時,班加羅爾的壹個團隊向位於加州聖克拉拉的英特爾掩模中心送出了壹份7.5千兆字節的包含全部設計內容的文件。
  在接下來的壹周,相應的掩模被送到英特爾位於鳳凰城附近的壹處與俄勒岡壹模壹樣的實驗室裏,隨後,各種機器開始進行緩慢而精確的工作。這些掩模是壹些6×6英寸的半導體矽片,上面攜帶有之後將刻印到每只芯片上的半導體被稍加放大後的版本。
  在經過所有這些沒日沒夜的忙碌之後,2015年的大部分時間裏,設計師們靜靜等待著對新樣品進行測試。每次修改大約需要3個月左右的時間。英特爾公司副總裁、數據中心設計部門總經理斯蒂芬史密斯(Stephen Smith)說,“這個過程冗長而乏味。”
  盡管芯片電路本身已經無比復雜,但是測試過程讓微型芯片的開發成為所有行業風險最大的壹個。如果在拿到“第壹只矽片”前經過了多次失敗,整個項目將會大大延遲,收入會嚴重受損。而隨著半導體壹代比壹代小,後面的風險也越來越高。
  克裏紮尼奇指出,與10年前相比,現在開發生產壹款新芯片的時間整整增加了壹倍。“把東西做得更小是壹個物理上的問題,總還是有辦法解決的,”他說,“但問題是,妳能以壹半的成本來實現這壹點嗎?”
  整個制造過程的最後壹環是封裝,由分布於馬來西亞、中國和越南的封裝廠完成。在這些工廠裏,成品晶圓被金剛石鋸切成小方片,隨後進行封裝和測試。2015年秋季,英特爾向“超級七強”及其他大客戶贈送了10萬只芯片。隨同每只芯片壹同交付的軟件到最後壹刻還做了小改動,英特爾用了6周的時間進行了最後測試。直到今年的早些時候,新款E5處理器的生產才全面鋪開,在英特爾的亞利桑那工廠,以及跟它設施完全壹樣的愛爾蘭萊克斯利普工廠進行。在接下來的12個月,英特爾將發售數百萬只這款芯片。
  如果客戶足夠幸運,他們可能永遠都“無緣”見到藏在服務器裏的這些芯片,更不用考慮它們是如何制作出來的了。但是,如果妳有機會打開壹臺新的服務器,妳就可以看到壹只完好的芯片了,它封裝在印有英特爾藍色標識的陶瓷材質封套裏。如果妳仔細查看封套裏面,就會發現13層連接引線,但如果裸眼看上去的話,除了壹塊光禿禿的金屬板好像什麽也沒有。隔著多個材料層下面會是閃爍著藍、橙、紫色光的矽金正是這些纖細密集的迷宮般的電路,以某種方式幫助我們的整個世界日夜運行。妳或許會覺得它們看上去很美。
  身為英特爾制造工藝研究部門首席科學家的玻爾有時也會這麽覺得。不過,作為壹名科學家,他知道他看到的並不是顏色,而是光,是經過他和他的同事們印制在矽片上的設計圖案反射和折射後的光。單個半導體本身的尺寸比任何光波的尺寸都要小,“當東西做到那麽小的尺寸之後,顏色已經沒什麽意義了。”他說。
  他要去參加壹個有關英特爾5納米芯片的討論會,這比現在的E5處理器要先進兩代,不過他遲到了。在許多芯片業人士看來,5納米芯片將是壹個臨界點,再往下面,就沒可能繼續縮小芯片尺寸了,也就是說,摩爾定律將最終失效。
  英特爾希望采用壹種被稱為極端超紫外光的新技術來制作5納米芯片。這種新技術尚未被有效利用。5納米之後再提升,就需要借助於新材料了,有人認為,納米碳管將取代矽金甚至可能還會誕生全新的技術,比如神經形態運算技術(模仿人腦設計的電路)和量子運算(以原子粒子單體取代半導體)等。
  “我們正在壓縮要考慮的選項,各種大膽而瘋狂的想法太多了,”玻爾說,“其中有些想法最後根本做不出來,”但接著他又非常肯定地追了壹句說,“有那麽壹兩個應該還可以。”

所屬類別: 新聞室

該資訊的關鍵字為:

產品於服務
人力資源
Tel: 0595-88097999
  • Fax: 0595-85180888
  • 稽核監督電話:0595-82002701
  • 稽核監督郵箱:JHJD@jhicc.com
  • 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
  • 通信地址:福建省晉江市世紀大道三創園(羅山街道蘇內社區)
  • 郵編:362200
友情鏈接:
頁面版權所有:福建省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 闽ICP备16016965号中企動力提供技術支持